除了史文恭和花荣谁才是夜打曾头市射杀晁盖的第一嫌疑犯

  • 时间:2019-06-28 13:41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除了史文恭和花荣,谁才是夜打曾头市,射杀晁盖的第一嫌疑犯?有句话叫“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自来投”,把射死晁盖最大的两个嫌疑人排除在外,然后去找嫌疑人,真是各走各路啊!只要是男性,都是嫌疑犯;只若是与晁盖活在统一个时代的人,都是射死晁盖的嫌疑犯。就算福尔摩斯吃错了药也不会这么破案,这么个搞法,从宋朝调查到中国GDP跨越美国,也抓不到射手。侦破晁盖中箭案,要从动机入手,再联合人证、物证。谁有暗害晁盖死的念头?官府、曾头市和宋江帮。官府对弄死晁盖成心无力,若是是官府派人干的,得手了总要表璋奖励相关行动人吧。官府当差的乐意冒着生命危险谋杀,得手后不是邀功反而嫁祸于人,不实现。曾头市正与晁盖率领的梁山人马作战,固然有让晁盖死的念头。梁山二把手宋江与晁盖理念有差异,若是想上位,搞掉晁盖也有可能,宋江或宋江的亲信算是有念头暗害晁盖吧。宋江帮要射杀晁盖话,小李广花荣是最佳人选。花荣射天上雁阵里的第三只雁,不仅是射中,而是射穿雁头。以这程度,在乌黑一箭射死没有提防的晁盖不在话下。脱手谋杀晁盖,当然希望一箭毙命,而晁盖却是被射中脸,不是被射中咽喉等致命的地方,这说明凶手应该不是花荣。有人说万一是花荣射失手了呢?作为宋江心腹的花荣没被晁盖选入攻打曾市的队伍,曾头市设伏时花荣也不太可能混进设伏的曾家步队中,要恰如其分地占据射箭的位置更是难以实现。大概花荣干掉了曾家的一名人兵,穿上他的衣服,但问题是:花荣怎样晓得曾头市诱敌和设伏方案的?即使宋江在曾头市有内应获得情报通知宋江,但花荣下山谋杀在事件上也来不及了。杜迁、宋万由于晁盖代替王伦作了梁山老大,他俩想为王伦报仇,一直在等机会,此次随晁盖夜袭曾头市时混水摸鱼,箭射晁盖?这也不可能:首先事发时杜迁、宋万在梁山步队里,并且杜迁宋万是和三阮一起从水里逃出曾家伏击圈的,没有机缘到曾家伏击阵地上向晁盖射箭;其次,杜迁宋万若是介意王伦之死,更应该恨林冲和暗害林冲,现实上他俩没搞林冲。杨雄、石秀和时迁从祝家庄逃上梁山时,晁盖传闻时迁偷鸡,感觉丢人要正法他们三人。姑且认为杨雄和石秀是呲牙必报的小人,他们对晁盖怀恨在心,此次晁盖带杨雄、石秀出征曾头市,杨石二人成心借机杀死晁盖。可是,杨石二人没有被晁盖选到夜袭曾头市的队伍,他俩随林冲等人守营寨。晁盖的队伍突围时喊杀声震天,林冲集结留守队伍营救,若是杨雄、石秀不在必定会被发现。所以说杨雄、石秀不可能偷跑到曾家的伏击队伍里。再则,射中晁盖的箭上刻有史文恭的名字。杨雄、石秀是单身上山的,不像鲁智深等人自己的旧属,若是他俩带着刻有“史文恭”字样的箭,或者在军营里拿箭刻字“史文恭”,在没有多少私人空间的军营里是危险的,是很随意被人创造的。晁盖死于刻有史文恭字样的箭,这消息一出,若是是杨石二人所为,大家一联想,他们就浮上水面了。无论是杜迁、宋万,还是杨雄、石秀,要从曾家匿伏的军中箭射晁盖,必需有曾家伏击的情报,必需能穿上曾家兵将的衣服,并且能实时换回梁山兵将的衣服再介入厮杀。这种可能性太小太小!就算有人要暗害晁盖,用不刻人民的通俗箭支不行吗?箭是无名氏的,查无对证,而刻上史文恭名字,史文恭不认可是他射的怎样办?这种暗害是自找费事!还有,为什么必定要刻史文恭的名字嫁祸于史文恭呢?晁盖死前交待说,捉住射他的人做梁山之主。现实上,捉住史文恭给晁盖祭灵,跪在晁盖灵前的史文恭并没有否认箭是他射的。若是射死晁盖的箭不是史文恭射的,史文恭在面临活剐赏罚时能不申辩吗?显然,那支刻有史文恭名字的箭就是史文恭射的。要问念头,包括史文恭在内的曾家伏击人员,每个人都有射杀晁盖的念头。史文恭身手超出跨越梁山五虎之一的秦明一截,而卢俊义能一招拿下史文恭,原因就是晁盖显灵。晁盖阴魂缠住了射死他的史文恭,晁盖显灵不会显错吧?史文恭是曾头市都教师,是老大的感觉。他骑的就是拉风的千里狮子马,他爱好弯弓插箭,手上的刀兵一会是枪一会是戟,是个爱好显摆的人。这种人在箭上刻上自己的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