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9365999.com连续七个除夕我与家人难舍离却难相聚

  • 时间:2019-11-08 19:40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这些听起来平凡的日期,有一个共同的属性,就是除夕。七个除夕,简称“七夕”。

  我还记得2015年的那个除夕夜,在苍茫的大海上,根本看不见海燕。身边几百万平方公里,除了一望无际的黑暗,还是一望无际的黑暗。

  那时,我国最先进的科考船“科学”号正在西太平洋马里亚纳海沟、雅浦海沟和卡罗琳海岭三联点海域执行科考任务。我也在海上漂了两个月。

  那是我第一次出远海,起航时,着急发稿,盯着漫天飞的电脑屏幕,点了传稿键后,跑去厕所狂吐。台湾海峡卷起八九米高的浪,随船的人员吐得昏天黑地。开饭时,我刚上班公司给我上五险一金。领导喊我:“小孟赶紧吃饭,吃不下也得吃,吃十口吐九口不是还剩一口吗?吃饭就是为了活着,活着才能干活儿。”生不如死的4天挺过去后,我开始嫌浪小,怕浪不大,画面冲击力不够。

  跟科学家们一起摸爬滚打,我对海洋有了更真切的了解,每天都在消化理解复杂深奥的科学知识并进行转化。

  听船长讲他如何应对前方即将形成的一号台风,我写出了《“科学”号和台风躲猫猫》;我把枯燥的岩石拖网工作写成《西太平洋海底捞》;把复杂的热流探针地质勘探写成《”科学”号给海底量体温》……

  那个除夕夜,驾驶室里只有微弱的监测航行状况仪器的光亮,还有发动机有节奏的轰鸣。此时,科考队员们正在进行多道地震数据采集工作。

  我还记得2012年那个除夕,我在消防队蹲点儿,跟随消防车穿过大寒过后的街道,记录消防队员处理火情。

  2013年的除夕,我和同事一起记录零点时分的烟花四起,和随之而来空气污染指数的飙升。这张图片通稿的说明是,一位记者在北京环境保护监测中心拍摄PM2.5实时监测数据。这就是我,呼吸着除夕的烟火。

  2014年的那个除夕,我在往返于北京和重庆的临时旅客列车上咣当了4000公里,记录了一对相识于春运临客的新婚不久的铁路职工。往返八千里路,铁路人的勤恳、内敛、热情都在他们身上慢慢地被发掘。采访后期我问他们会给未来的孩子起什么名字,他们说叫张春运,如果有老二就叫张临客。

  还记得2016年,腊月二十八,我的同事开车把我送到海拔1220多米高的延庆佛爷顶气象站。把几箱子设备放下后对我招招手说,过了年再来接你下山。佛爷顶气象站是北京海拔最高的有人值守气象站,www.9365999.com。这里是北京气象观测要地。在山上和老韩独处4天,我了解到他如何忍受耗子钻胳肢窝,如何为了防火在屋子里放鞭炮,以及他荣誉背后的寂寞。

  2017年除夕,我爬到北京同仁医院的楼顶,架了4个机位。我跟同仁医院眼科副主任卢海在非洲相识,10年前就被他的精神感染。2017年是他在除夕夜值守的第11个年头,我用镜头记录了他和他的战友们如何守护一方平安。

  回顾这些年采访的经历,除了除夕之外,我还曾顶着大雨做视频出镜;曾经为了赶工,连续一个月,没有迈出分社大门半步;曾经因为采访时负重,腰间盘突出一节、膨出一节;曾经为了找拍摄点位,爬上爬下、上天入地;曾经为了画面构图,跟群众演员较劲。

  同志们说我这不是“好记者讲好故事”,而是好惨的记者讲好惨的故事。但其实坚守在工作岗位上的人太多太多。同仁医院的卢海在除夕夜值班13年,延庆的气象员韩文兴在佛爷顶27年,远洋科考的工作人员每年有200天漂泊在大海上。